這本書講的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「台灣美學」,大部分台灣人對這樣的台灣建築外觀表示不認同,更喜歡歐美的住宅區的外觀。我自己反而喜歡台灣的建築,以前以為只是我離開台灣在美國居住快10產生的思鄉之情,但看完這本書之後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,讓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我會有那樣的感覺。

美國建築就像種在精心規劃的田地上的植物,一間房子一塊地,每一塊地大概就些微的不一樣,甚至有些地方要求一致的外觀設計。台灣的建築就像在叢林中,交錯複雜。比如戶外的鐵窗和冷氣還有勉強拼湊再一起的騎樓走道。這是生命之間的妥協,就像那停滿騎樓的機車們。這也是一種生命多樣性的表現。

這些妥協就像外漏的血管一樣,讓一些人感到不喜。但我喜歡這本書引述的一段話。

時髦的人應該記住,對精美要求太過意味著對生活充滿恐懼,應為生活本是雜亂無章的

人文主義地理學者 段義孚

因此我們更應該正視這些留存了生活痕跡的建築物們。

PXL_20220920_052045644